文字网 文学 优美文字 查看内容

读《唐吉坷德》有感

2024-2-23 07:32| 发布者: fuwanbiao| 查看: 713| 评论: 0

放大 缩小
简介:并没有自己所想的那么完美,这可能跟时间和空间的遥远有关,或许与作者的翻译水平有关,再或许跟我的孤陋寡闻有关,总之不够完美。我找了许久也没有找到更好的翻译版本,书中的那些俗语、那些诗,我想并不是那么好翻 ...

并没有自己所想的那末完善,这能够跟时候和空间的悠远有关,也许与作者的翻译水平有关,再也许跟我的眼光如豆有关,总之不够完善。


我找了好久也没有找到更好的翻译版本,书中的那些俗语、那些诗,我想并不是那末好翻译的,就像中国的《红楼梦》一样,要想表达出作者的意思来,翻译工作似乎是不成能的,除非是读原著,但是读原著是件难事,出格是对我而言。


不外工作也没有我想的那末坏,想要看懂一本书,就得也抛掉脑子里已有的想法和偏见,诚恳诚意的去看,像个虔敬的教徒一样的去看,因而我费了好大的尽力,压服自己逐字逐句的读,由于文化布景的分歧,再由于自己历史常识的匮乏,在好些句段中我是看着天书的,还有几段我是在半睡半醒的进程看的,起先就是这样,直到看够了书的非常之一,我才起头有点儿眉目。随从桑乔的搞怪话语,唐吉诃德的似傻非疯,两人一次又一次出色的对话让人笑的肚子有点儿痛了,可是余味不尽,细想那些搞笑的话里多有很深的事理。我有点儿喜好上这本书了。


读着一本欧洲中世纪的书,脑子里却映出了《指环王》的画面,也是一主一仆。家丁都贪吃、贪睡,但都浑厚、善良、虔诚,苦守着自己那看似笨拙却是长久稳定的真理。我起头意想到,本来已经让我痴迷赞叹的影视剧《指环王》在几百年前就已经上演过了,悲痛的是自己尽然不晓得,已经成为历史的工具自己却当消息的兴奋着,这就是不念书,不读好书的悲痛。


因而我下定决心一字不差的把书看完,但是自己那不幸的自负总是出来拆台,总感觉作者闲话太多,翻来复去讲些不知所谓的话语,总是进不了正题,讲着故事就又插入了印刷图书之类的工作,足以影响我的念书热情,也让我对作者的命运感应担忧。


读了他的简介我起头大白,他的命运远没有唐吉坷德完善,最少小说的仆人公在姑且的时辰精神天下有了些升华,最少在死的时辰他的灵魂比诞生的时辰有一点儿进步,这在佛学里是有大意义的,依照因果循环的理论,他下辈子不用再承受神经病痛的熬煎,他能够会成们一个实在的牧羊人,放羊、牧马、育儿、贤妻、好友,起头幸运的平生。


回过甚来看小说作者,他一向在叹伤与忧心当中挣扎,能够生活的清贫和世道民气的炎凉让他不能放下,试想一下,一个天下名流,自己的书被已经翻译成了多国说话,就像桑乔的妻子说的:“我不管你的钱是怎样来的,总之有钱总比没钱好。”但是作者的温饱似乎一向都没有获得实在的处理。命运就像那些玩弄唐吉坷德的公爵一样玩弄着作者本人。拿他开着各类的玩笑,让他着名有望,却身无分文,让他拿着金碗乞食吃。


这已经够可悲了,可是作者的固执让自己显的加倍的可悲。似乎书是他的生命,是他的孩子,他不愿让他人欺侮自己的孩子,他想让自己的书像个圣女一样纯洁,一尘不染,他像是保卫自己的信仰一样保卫着,可是作者力有未逮,没法挣取、具有并庇护原本属于自己,而且应当属于自己具有的一切。他只能拿笔看成兵器一次又一次的战斗,与那些看不见摸不着的魔法师战役,作者心里的征险远比书中唐吉坷德的征险纠结和挣扎数倍。


最初,不管是从空间的角度还是从时候的角度,这本书离我确切够远,若何说我们可以穿过期光地道回去,可是还有一个空间间隔让我没有法子实在的与作者心灵停止相同,因而一部被先辈祖先歌颂的、评价的像珍宝一般的旷世名著就让我这个有眼不识泰山之人随意的花了一个星期糟践了。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文章排行

  • 阅读
  • 评论

最新文章

文章列表

 问知网

官网微博:问知网

今日头条二维码 1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1 抖音小程序二维码 1
问知网 网站经营许可证 备案号:浙ICP备19051835号2012-2022
问知网-上知天文下知地理
返回顶部